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留学信息 >> 加拿大
15岁网友谈加拿大留学:我的小老外生涯


 

王子晗和她的加拿大同学们。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     受访者:王子晗,图为王子晗和她的加拿大同学
 
    现在我敢说了,对国外高中生活的羡慕和好奇,全是半夜躲被窝里看电影攒出来的。那时候妈妈天天忙于帮我办留学的事,她和爸爸的话都被我听到了耳朵里。哦,解放了。虽然妈还在“恐吓”我,就算是明天出国,今天的作业也不能不做。好吧,你说得没错妈妈,我也知道你为我留学的事有多操心,可我真是想放松一下了。

  说实话,我初三的成绩烂得能吓死人,可我不认为我就是个笨蛋。我承认我有点儿厌学了,我只喜欢学我喜欢的,比如英语和历史什么的。还有个问题是户口,老爸一开始挺乐观,他斩钉截铁地说,户口早晚会取消,没有北京户口就不能在北京考大学这种事不可能永远存在。可我长得太快,快到让老爸的乐观迅速变成了忧心忡忡。于是他们决定了,送我到加拿大读高中。真好,本应备战中考[微博]的工夫,我都花在了看欧美电影上,爸妈睡着后,我就捧着iPad偷着看。出国后,我比其他中国孩子更快地过了语言关,想想自己如今跟小洋人儿们谈笑的场景,心花就怒放。

  贪玩也不是全无好处是吧,哈哈。

  因为看了太多欧美学校的电影,每次想到电影里金发碧眼的坏小子欺负新生的恶作剧,就十分担心这些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开始,脑子里还闪过回国的念头,可是想想我那些在国内水深火热的同学,就忍了。哪怕是为枫叶国的蓝天白云和空气我也得忍啊,是吧。所以,有个一脸雀斑的坏小子朝我扔饮料瓶也不算什么了。

  •2•

  头一个礼拜又忐又忑的,生怕迟到,都是搭最早的公交去学校。最近胆儿肥,居然大摇大摆地迟到过几次。第一天我刚上车,就成了木头,连车票都不知道往哪儿塞,好不容易机器吃了票,赶快找个地方坐下,心扑腾扑腾跳。藏在奇形怪状的人堆里,努力不让他们看出来其实我是个新来的菜鸟儿。瞥见金发碧眼的大双眼皮儿们把书包摘下来放在腿上,我也就放腿上,瞧见有揉眼睛的我才敢揉眼睛,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。好像车里的每个家伙都在提醒我:这是我们的国,你这个外来的。

  好不容易下了车,看见有人拉起一条黄色的线,好几天以后我才明白,那是提醒其他车减速,以保护学生们的安全。嗨,老外对小孩还真不错。

  校园生活除了学习就是社交,我的社交圈来自一起上课的同学,还有一趟车上认识的。很开心在一个离家乡万里远的国度能交到朋友。虽然他们不理解,对他们来说每天习以为常的东西,对我却无比新鲜。我开始惊讶于自己结交老外朋友的速度,我都想拍拍肩膀夸夸自己了。

  有时候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占着这么好的教育制度还不用功,而他们也不明白我为什么在中国也得学英文。我在中国上学还要花钱这事,他们就更想不通了。我爸妈给我卡里汇了钱,我舍不得花,他们也跟看怪物似的看我。唉,难道你们不知道世界上有种孩子叫穷孩子吗?我也有让大眼睛们羡慕的,比如我可以不跟家长一起住,而是住在寄宿家庭里。唉,你们以为寄人篱下的滋味像甜甜圈一样甜吗?

  其实我挺羡慕他们的,打小儿长在家门口就有小松鼠跳来跳去的地方。

  •3•

  过去总是老外老外地叫人家,现在很尴尬地发现其实我才是个老外。不过“我是个小老外”这种感觉渐渐淡了,朋友们越来越不拿我当外人。天哪,竟然有人问我数学题怎么做了,还赞美我有数学头脑呢,哈哈,我在国内的数学分数就不告诉他们了,免得他们晕过去。

  展示下我的学校吧。这里的高中是个混合了各种气味儿的地方。各种香水的味道,男生女生都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,整个教室甚至有点香得发臭。这在国内会被定义为是叛逆或是早熟,会被叫家长的。女生们尤其喜欢花心思打扮,在着装和发型上,学校也没有规定该怎么样不该怎么样。洋妞们可真有福。教室的布置很随意,经常能看到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斜在角落里,而不是规规矩矩地贴着墙靠着边儿。每间教室还有一个纸巾抽,一瓶洗手液,跟卫生间似的。打孔器和订书器也有预备,非常方便。

  再告诉你一个不同,在这里,学生可以在征求老师意见后随时出去上厕所。跟在北京的时候不一样,对调皮的孩子,老师会判断你是真的想去撒尿,还是借机溜出去玩。谢天谢地,在这儿终于没有在课堂尿裤子的危险啦。

  在加拿大,这里恨不得有世界上最丰富的肤色、人种和信仰了,我的朋友里也是什么色的都有。我们的肤色、发色,眼睛的颜色拼起来是彩虹的样子。我喜欢这句话。加拿大还是最先承认同性结婚合法的国家之一。比如我有一个白人女孩朋友,她告诉大家自己是同性恋,我还大吃一惊。我个人不怎么支持同性恋,但是我不会因为这个去歧视或是以不同的方式对待他们。学校的老师也没有对这种事避而不谈,而是听上去像是谈论昨天的晚餐那么平常。我还不大,我的脑袋判断不出这好不好,但是起码有一点是好的,每个人都有去喜欢任何人的自由,异性或同性。这在国内可了不得,从来没听说过老师和同学探讨同性恋的,别说这个了,《生理卫生》讲得都吞吞吐吐的。

  我的外国老师还告诉学生们:要敢于质疑一切。这也是一句我在国内没听过的话。

  •4•

  说点儿轻松的吧,某天我被邀请去参加一个生日PARTY。我们聊天、看电影、吃匹萨喝饮料、玩捉迷藏,还有真心话大冒险。输了的人要到大街上脱了裤子露出屁股跑一圈。这是我经历的最疯狂的事,万幸我没有输,欧买糕的,输了的人真的脱了裤子露出屁股去兜了一圈。那些家伙都举着手机跑出去看白屁股,我对屁股没兴趣,但是因为不愿意被看作是例外的那个,也只好跟着去浏览了一番。大家回屋后都变得异常兴奋,我却感到好笑和荒唐,我的脸都红了,好像露出屁屁的是我。

  独闯异国他乡的经历里,我发现的另一个美好是,人们对视就会微笑。我也学会了给迎着我来的笑脸回以微笑。也许是因为国内少见,我觉得这种没有什么理由的笑里,有一种让人心里又暖又软的美好。这种微笑在中国的城市里极少见,要真是有个陌生人冲你笑,你多半会心里发毛。我就是。刚到加拿大时,我是第一次自己坐飞机出国,在机场,我用惊恐的眼神小心打量每一张路过我的脸。无意间和一个大姐姐的目光碰撞了,她马上对我报以这种礼貌性的微笑,我却被这个没来头的笑笑得毛骨悚然,更加捂紧了随身的包。

 
  独自在国外生活的日子里,每个细节都有让我自卑的地方。我一直不愿承认自己是个悲观的人,但是有一次我竟然在路上走着走着就哭了,你别笑,想家不丢人吧,虽然我也觉得既然一个人在外就不该想家,不该哭,因为没人哄你。过节和生病的时候无疑最想爸爸妈妈。在中文和英语里,想家都是一种病,Homesick。不过报告爸爸妈妈,我挺过来了。这得感谢万圣节,来加拿大后我最幸福的一天就是万圣节,梦幻般的,一家挨一家地敲门讨糖,“不给糖就捣乱”。那天下着雨,孩子们还是什么都不顾出去讨糖。每家门前都摆着南瓜灯和骷髅一类的装饰,撒欢了几个街区后,我收获了一大袋子的糖果和巧克力。回到我房间里,瘫在地上,十根手指分开往糖堆里插啊抓啊,幸福得就跟自己赚了好多钱似的。回想下,还真没碰上不给糖的人家,早知道如此,我就不用琢磨怎么跟人家捣乱还不让人讨厌了。

  春节我没回国,说不想爸爸妈妈是假的,我连豆腐脑和糖油饼都想。猜猜那时候我在干嘛吧,你一定猜不出,我去做义工了,我和我的同学们去了教会办的学校,我给那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小朋友讲故事,教他们说中文,陪他们玩游戏。那些孩子的眼睛可清澈了,可是那清澈里也有忧伤,我看得出来。我愿意做义工,愿意陪着他们疯玩,我和他们之间没什么距离,我们都是外来的。



上一篇: 解析高考后如何留学加拿大名校
下一篇: 加拿大留学后移民更容易——2013留学移民新政解析

联系方式

Copyright(c)2001-2010 粤ICP备06047768号 .All Rights Reserved.出入境中介许可证号:粤公境准字[2012]024号    
    电话:4000-845-668,020-83566868 传真:020-83516353   
    地址:广州市东风中路437号越秀城市广场南塔18楼 邮编:510045 邮箱:weishicon@21cn.com     
    免责声明:本网站已尽谨慎之义务,资料仅供参考,如有出入,请以当前法律规定为准,或来电咨询!